重庆九龙坡律师logo

重庆九龙坡律师网
王律师咨询电话:13883675365
重庆九龙坡律师

联系律师

    王舸律师

    重庆九龙坡律师
    手机/微信:
    138-8367-5365
    律师邮箱:106751743@qq.com
    执业证号:15001201210548770
    执业机构:重庆劳创律师事务所

因吸毒成瘾被强制隔离戒毒构成诉讼时效中止的事由

时间:2018-05-04 16:48:57

 【裁判要旨】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139条的规定:“在诉讼时效期间的最后个月内,因不可抗力或者其他障碍不能行使请求权的,诉讼时效中止。从中止时效的原因消除之日起,诉讼时效期间继续计算。”但对“其他障碍”的理解,审判实践中存在争议。本案裁判指出:在诉讼时效期间的最后六个月之内,因吸毒成瘾被强制隔离无法正常行使请求权的,诉讼时效中止。

【基本案情】

2014年7月25日,贺某B2类驾驶证驾驶渝BXXXX3号重型自卸货车在荣昌区安富街道境内与胡某E类驾驶证驾驶的无号牌二轮摩托车相撞,造成胡某受伤无号牌二轮摩托车受损的道路交通事故。经原重庆市荣昌县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大队认定,本次事故由贺某胡某承担同等责任。事发当日,胡某被送往原荣昌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28天,被诊断为腰椎体骨折和胸骨骨折多处骨折伤等,住院期间共产生62964元医疗费等费用。后重庆市荣昌司法鉴定所于2015年1月28日作出司法鉴定意见为:1.胡某目前腰部活动丧失功能的伤残等级属于Ⅷ级(八级);2、胡某目前后续医疗费约需人民币13500元。2015年2月12日,胡某因吸毒成瘾被重庆市荣昌区公安局决定强制隔离戒毒,同日胡某被送往重庆市嘉陵强制隔离戒毒所,后于2016年12月17日解除强制隔离戒毒。2017年1月12日,原告胡某诉至荣昌区法院,请求判决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市南岸支公司(以下简称财保南岸支公司)、贺某于某、彬丰物流公司赔偿其各项损失共计23万多元。

另查明,被告彬丰物流公司系渝BXXXX3重型自卸货车的登记车主,该车的实际车主系于某挂靠于彬丰物流公司,BXXXX3号车在财保南岸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100万元的不计免赔商业三者险。贺某于某雇佣的驾驶员,交通事故发生时,其驾驶车辆系履行雇佣职责。

【裁判】

荣昌法院审理认为,关于原告胡某的起诉是否超过诉讼时效的问题。依照法律规定,身体受到伤害要求赔偿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一年,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计算。本案原告虽于2014年7月25日受伤,但在诉讼期间届满前,原告因吸毒成瘾于2015年2月12日被公安机关决定强制隔离戒毒,于2016年12月17日解除强制隔离戒毒。原告于2015年2月12日至2016年12月17日被限制人身自由期间,属于因客观障碍而非个人主观原因不能向法院提起诉讼。原告被限制人身自由期间诉讼时效中止,诉讼时效应从2016年12月18日继续计算,原告于2017年1月12日向本院起诉未超过一年诉讼时效,故对被告关于原告起诉已超过诉讼时效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一审法院于2017年3月21日作出民事判决,宣判后,财保南岸支公司不服,向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二审法院于2017年8月29日判决驳回上述,维持原判。

【分歧】

第一种观点认为,被强制隔离戒毒不能作为诉讼时效中止的理由,期间其民事诉讼权利并未剥夺,因为原告仍可依法委托代理人主张权利,据此可以认为原告能行使请求权而不去行使,诉讼时效不能发生中止。

第二种观点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139条的规定:“在诉讼时效期间的最后6个月内,因不可抗力或者其他障碍不能行使请求权的,诉讼时效中止。从中止时效的原因消除之日起,诉讼时效期间继续计算。”本案中原告诉讼期间被强制隔离戒毒应属于“其他障碍”不能行使请求权的情形,因此被强制隔离戒毒可以作为诉讼时效中止的理由。

【评析】

笔者同意第二种观点,本案满足诉讼时效中止的构成要件,理由如下:

首先,诉讼时效中止事由须发生在或者持续地进入到诉讼时效期间的最后六个月内。本案胡某2014年7月25日因交通事故造成骨折等明显伤害,其请求赔偿的诉讼时效为一年,在诉讼时效期间最后六个月内中的2015年2月12日,胡某因吸毒成瘾被强制隔离戒毒,2016年12月17日解除强制隔离戒毒,其中止事由发生在诉讼时效期间的最后六个月内。

其次,原告因强制隔离戒毒属于中止的客观障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诉讼时效规定》)第二十条第(三)规定的“权利人被其他人控制”的情形 ,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139条规定的“其他障碍”。根据立法本意,该障碍是指在客观上阻止权利人主张权利的障碍,即客观障碍。吸毒对人的身心、家庭和社会有巨大危害,吸毒成瘾易造成人体功能失调和组织病理变化、戒断反应、精神障碍及其他感染性疾病。某些吸毒者为避免被人知晓及名声受损,试图自己或在家人配合下自行戒毒,在戒毒过程中产生的戒断反应有可能引发各种并发症,在缺乏救护的条件可能出现意外,甚至危及生命。因此在符合《禁毒法》、《禁毒条例》的规定下,对吸毒成瘾人员采取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隔离戒毒措施极为客观合理和必要。本案原告被强制隔离戒毒,为不可避之事变,虽是由其自身违法行为所致,但是否应被采取强制隔离及戒毒措施等均不由原告控制,该障碍在客观上阻止了原告主张权利。

最后,因吸毒成瘾被强制隔离戒毒致使权利人不能行使请求权。构成时效中止的关键在于是否客观上阻止权利人主张权利,即并非权利人主观上不想、不愿主张权利,而是客观上无法或不能主张权利。虽然沈德咏主编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条文理解与适用一书中提到“一般而言,在刑事诉讼程序过程中,尽管权利人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等情况下,但均可依法委托代理人主张权利,故在该情形下,不应认定属于诉讼时效中止事由。但如果权利人非法控制或者被非法剥夺上述委托权、自身也无法委托他人主张权利的,则属于诉讼时效中止的事由。”本案原告在伤残鉴定作出后不久,就因吸毒成瘾被强制隔离戒毒,我们暂且不论原告是否法律意识淡漠,是否认知“诉讼代理”、“诉讼时效中止”等法律概念并去维护自己权益,原告在限制人身自由的情况下,就算原告主观希望委托他人主张权利,但委托他人需要经过管理部门程序上的审批,其委托权等民事权利能否得到保障未知。同时原告存在明显的困难,其自身状况无法委托他人主张权利,其被采取的强制戒毒措施、方式及期限不确定,因吸毒造成的精神障碍状况不确定,是否具有委托他人代为诉讼的真实意思表示不确定,客观导致了原告不具有委托代理人主张权利的条件。因此,依社会普通观念,我们不能期待被强制隔离戒毒人员委托代理人主张权利,否则过于苛责,是对原告附加了过高的义务。因此本案原告在强制隔离戒毒期间因客观障碍无法行使诉讼权利,属诉讼时效中止的情形,其后于2017年1月12日提起本案诉讼未超过一年的诉讼时效。

需要注意的是,自2017年10月1日起施行的《民法总则》,删除了《民法通则》第136条一年短期诉讼时效期间的规定,将《民法通则》规定的两年的诉讼时效期间修改为三年。同时《民法总则》第194条亦将《诉讼时效规定》第20条对“其他障碍”的四项规定纳入法律层面,并将诉讼时效中止的效力修改为“自中止时效的原因消除之日起满六个月,诉讼时效期间届满”,改变了以往采取的合并计算说,将剩余的诉讼时效期间不足六个月的,延长到六个月。故就本案而言,认定原告因吸毒成瘾被强制隔离戒毒构成诉讼时效中止,符合公平合理的原则,契合了在审判实务中发挥能动司法的时代要求,也顺应上述《民法总则》的立法本意,即更好地保护权利人的合法权益以权衡社会利益,构建诚信社会。

 

本案一审案号:(2017)渝0153民初398号

本案二审案号:(2017)渝05民终5099号

 

相关法律法规: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一百三十五条 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第一百三十六条 下列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一年:

1. 身体受到伤害要求赔偿的;

2. 出售质量不合格的商品未声明的;

3. 延付或者拒付租金的;

4. 寄存财物被丢失或者损毁的。

第一百三十九条 在诉讼时效期间的最后六个月内,因不可抗力或者其他障碍不能行使请求权的,诉讼时效中止。从中止时效的原因消除之日起,诉讼时效期间继续计算。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

第一百八十八条 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三年。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

诉讼时效期间自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受到损害以及义务人之日起计算。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但是自权利受到损害之日起超过二十年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有特殊情况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权利人的申请决定延长。

第一百九十四条 在诉讼时效期间的最后六个月内,因下列障碍,不能行使请求权的,诉讼时效中止:

(一)不可抗力;

(二)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没有法定代理人,或者法定代理人死亡、丧失民事行为能力、丧失代理权;

(三)继承开始后未确定继承人或者遗产管理人;

(四)权利人被义务人或者其他人控制;

(五)其他导致权利人不能行使请求权的障碍。

自中止时效的原因消除之日起满六个月,诉讼时效期间届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二十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九条规定的“其他障碍”,诉讼时效中止:

(一)权利被侵害的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没有法定代理人,或者法定代理人死亡、丧失代理权、丧失行为能力;

(二)继承开始后未确定继承人或者遗产管理人;

(三)权利人被义务人或者其他人控制无法主张权利;

(四)其他导致权利人不能主张权利的客观情形。